教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培训

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专题询问职业教

IT培训
来源: 作者: 2018-10-26 18:33:04

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专题询问职业教育法实施情况

6月30日上午9时,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

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微笑着出现在会场中央,她是专程代表国务院到会应询的。在她旁边,来自教育部、人社部、发展改革委、工信部、财政部、国资委等国务院相关部委的相关负责人悉数到场。

按照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日程安排,今天上午举行联组会议,结合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实施情况的报告》,对职业教育法实施情况进行专题询问。

本次联组会议专题询问,是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围绕执法检查报告开展询问,以强化执法检查效果,积极回应社会关切。

刘延东领衔的国务院应询团队当面锣、对面鼓的架势,让参与专题询问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在这个阴雨绵绵的早晨感受到由衷的清新舒爽。

作为专题询问的主持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的开场白简短而有力。

他说,职业教育法对我国发展职业教育非常重要。今年上半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了职业教育法执法检查。从这部法律19年来的实施情况看,我国职业教育事业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就。我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职业教育国,培养了数以亿计的有技能的劳动者。当然,也存在一些发展中的问题、前进中的问题。

张德江说,联组会议继续审议执法检查报告,并进行专题询问,目的就是贯彻好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贯彻好中央的决策部署,把职业教育法进一步实施好,把职业教育办得更好。

促进职业教育健康持续发展,需要加强顶层设计,进行综合治理和配套改革。国务院已经和将要采取哪些措施,解决我国职业教育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部部长吕薇抛出第一个问题。

感谢全国人大常委会对职业教育法开展执法检查并进行专题询问。回答问题之前,刘延东深有感触地说,多年来,全国人大一直关心支持职业教育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人大代表提交了396份关于职业教育的建议,有力地促进了职业教育的改革发展。这次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展的执法检查和专题询问,更是职业教育法颁布19年来覆盖所有省份的首次执法检查。

针对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提问,刘延东表示,党中央、国务院历来高度重视职业教育,新世纪以来,国务院先后召开3次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印发3个推动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决定,积极探索中国特色职业教育发展道路。总的看,职业教育发展态势良好,正逐步成为经济发展的驱动力、民生改善的推进器、人生出彩的金钥匙。

当然,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职业教育仍是教育领域的薄弱环节。执法检查报告指出的6个方面问题和6个方面的建议,重点突出,切合实际,委员们在审议过程中也提出了很多中肯、切中要害的意见和建议。刘延东指出,国务院将以这次职业教育法执法检查为契机,认真吸纳所提建议和要求,采取有力措施,进一步解决突出问题,加快发展职业教育。

刘延东针对这些问题提出的6点具体举措中,无论是抓贯彻落实、推动中央决策部署落地生根,抓统筹协调、加快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抓质量提升、切实提高职业教育培养能力和服务水平,抓政府职能转变、激发职业教育的改革动力,还是抓投入机制、努力提高职业教育发展保障水平,抓宣传引导、让尊重职业教育在全社会蔚然成风,都让在场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感受到了求真务实之风,举措和愿景无一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刘延东的话音刚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协和医科大学校长刘德培便将矛头直指教育部:这次执法检查中,职业学校反映强烈的有两方面问题,一是职业学校要升格要上层次,二是希望职业学校毕业生能有继续升学的途径。教育部有什么具体措施?如何稳定职业教育发展、提高职业教育质量?

关于职业学校的升格问题,我们的导向是,原则上中职不升为高职,高职不升为本科。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一边回答一边解释说,这些问题都是职业教育领域比较复杂和敏感的问题,社会关注、群众关心。在国家四化和小康社会建设进程中,要保持与之相适应的稳定的中、高职结构。政府部门要在学校的分类管理、分类扶持上采取政策,突出特色,突出质量,突出绩效,改变以往简单按学校层次分配教育资源的做法。

在完善职业教育人才多样化成长渠道方面,袁贵仁突出表述了满足学生成长、成才需求的导向。不能把职业教育办成断头教育,使职教学生失去上升通道,这一点必须是坚定和明确的。袁贵仁表示,教育部的思路是,在一些特殊领域健全初中毕业生中高职贯通培养的方式,逐步扩大高职院校招收已经就业、有实践经验的人员比例,推进各类学习成果互认衔接,为学生提供接受高等教育的多种机会,适度提高高职院校招收中职学校毕业生、本科院校招收职业院校毕业生的比例。

专题询问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过大半,现场问答仍踊跃而热烈。

针对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致公党中央副主席严以新提出的如何破除职业学校毕业生在择业、升学、报考公务员等方面的政策限制和歧视的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黄伯云提出的职业教育各地区生均拨款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丛斌提出的如何引导社会力量举办职业教育等问题,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国资委副主任徐福顺等相关部委负责人一一给予耐心、细致的应询。

为了掌握会议进程,张德江不时扫视会场内的几个时钟。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就会场内的这几个时钟,显示的时间都不一样。从这个角度看,我们的职业教育该不该加快发展?

应询中,声音洪亮、语气铿锵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贵州省黔东南州人大常委会主任罗亮权的问题似乎有些咄咄逼人。贵州全省职业教育债务共达55亿元,陆续进入还款期后,如何让贵州职业教育丢下包袱、轻装上阵?

对此,楼继伟表态,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采取积极措施,支持贵州等西部省份发展职业教育。楼继伟说,化解职业教育债务的主体是地方政府或者学校,目前,中央按照新修订的《预算法》和43号文件精神,经全国人大批准,并经国务院同意,财政部下达了两批地方政府置换债券,专项用于置换地方政府存量债务,其中包括了已经纳入政府债务的职业教育债务。

3个小时,6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提问,参会人员似乎仍意犹未尽。

张德江提议,适当延长会议时间,把提问机会留给列席会议的来自基层的全国人大代表,并记录在案,交国务院有关部门统一答复。

委员们提出的意见建议,既反映了对职业教育的高度重视,又反映了对职业教育的深入研究,抓住了关键,抓住了要害,针对性很强。刘延东表示,会后将深入研究、充分吸纳执法检查报告和委员们提出的意见建议,加强顶层设计,搞好科学布局,细化政策措施,切实改进工作,认真抓好落实。

你怎么没提问啊?会上没机会,也可以把问题写下来!会议散场时,张德江遇到熟悉的基层常委会委员,关切地询问。得知对方已经在前一天的分组审议中充分发表了意见后,他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柴葳 6月30日发自北京)

相关推荐